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牛言 > 牛言英伦观察|谣言也在升级

牛言英伦观察|谣言也在升级

英国疫情告急!反封锁行动升级!

除了周周都有的抗议示威外,英国的新冠怀疑论者还发动数十人到医院等地精心挑选时机拍摄,别有用心地制作了一批视频上传到社交媒体,宣扬“医院空无一人,新冠全是骗人”。高达数十万人浏览,不少人信以为真。

这些视频压根经不起推敲,有些更是剪辑而成的。这些行为不再是无政府主义者走上街头举举牌,叫叫口号那么简单,而是直接反对政府的现行政策,怀抱着宣称政府和商界精英利用疫情重组人类社会的“大复元”(Great Reset)阴谋,实质是反政府反智。其带来的危害比以往“地球是平的”之类反智言论更大,因为这类行为造成了更多人染病甚至死亡。

勇于挑战权威,敢于质疑已有的观点,是西方的文化传统。但是质疑也要讲事实讲科学依据。大胆假设和小心求证两者结合在一起才是其应有之义。

言论自由也意味着要对自己的言论负责。如果罔顾事实固执地只相信自己看法,就是迷信。如果故意歪曲事实,弄虚作假诓骗他人,就更不是科学质疑而是骗子神婆了。

 

空荡荡医院的真相 

近期,伴随着英国第三波疫情来临的,还有在Facebook中和新冠怀疑论、反封锁活动人士的推特上流传的几十个医院的视频和照片。这些视频声称,英国医院空无一人,新冠疫情是政府和一些精英人士包装出来的。有些视频已经被观看了数十万次。媒体调查了一些视频和背后真实的情况。

克罗伊登大学医院(Croydon University Hospital

视频图像:这个被观看了数千次,得到大量评论和分享的视频分为三个部分。宣称这个医院空无一人,政府夸大了疫情。

视频开始时,镜头扫过“禁止进入”的标志进入接待处。

接待处有一个关闭的咖啡厅,拍摄者说:“我从没见过这个地方这么空。”

接着是空荡荡的走廊和急诊候诊室。“看看这个地方,急诊室也是空的。”拍摄者说。

真相:

医院在一份声明中说明了真相。 

主入口空无一人是因为医院在主入口有一个单向分流,将进出的人流分开。该视频拍摄的是出口的通道。 

视频是深夜拍摄的,咖啡店当然已关闭。

走廊空是因为医院在病房和其他区域提供治疗,而不是在走廊或候诊室,深夜不会有病人在该区域。 

关于急诊候诊区,视频只显示了科室的入口。这所医院的救护车或病情严重需要入院的病人平时也不会在这个地区等候。

医院强调:“与网上流传的声称我们医院空无一人的视频相反,我们的业务非常繁忙。” 

皇家公主大学医院(Princess Royal University Hospital

视频图像:这个已经被观看了6.25万次的视频包括四段。

第一段是一条走廊,走廊上挂着重症监护室的牌子。拍摄者描述为“床空着,很安静,走廊也空着”。

第二段段视频显示,元旦深夜一个人走在医院空旷的走廊上。 

第三段视频中显示的丧亲套房(bereavement suite)已经关闭。

在第四段视频中,似乎进入了紧急护理中心,拍摄者在推特上质疑这个地方是否“超限”,因为这里的人较多。 

真相: 

该医院回应:“这条走廊并不能代表全院病房的情况,在一个月的时间里,新冠入院人数增加了10多倍。” 

由于新冠,医院已取消非紧急治疗服务,同时将新冠患者集中治疗。这段视频拍摄的是儿童病房走廊,新冠患者不在该处。

据这所医院网站显示,该医院下午4点和公众假期时关闭丧亲套房这类特殊病房。而视频拍摄的日期是元旦。

 

吸睛视频背后的黑幕 

不仅仅是个别医院的情况被歪曲,这些别有用心的人起码骚扰了至少30家医院,包括儿童病房和南丁格尔临时医院。

一名男子跑到曼彻斯特南丁格尔西北医院外,拍下自己对着保安大喊“告诉我死人和病人都在哪里”的视频。

一名46岁的女子到格洛斯特郡皇家医院拍摄视频,因涉嫌违反公共秩序被捕。

大部分视频都只是选取夜间门诊部的情况,而有意忽略了医院的实际情况。组织手段上也充分利用新媒体,更善于吸睛,传播更广。 

这与以往无政府主义者组织的走上街头举牌叫口号的“习惯性抗议”不同,这些视频目的是反对现今政府政策,终极目标是控制人们的思想。

英国有一个专门的Facebook群组致力于分享空荡荡的医院的图片和视频,拥有1.3万多成员。BBC指出,这个组织的管理者似乎与另一个Facebook组织有关,该组织宣扬一个关于全球新冠流行的毫无根据的阴谋,即所谓的“大复元” (Great Reset)理论。

Facebook发言人证实,该主题目前已被删除。

“大复元”既是创意经济大师理查德·弗罗里达的一本机场书籍的标题,也是企业青睐的口号。

世界经济论坛(WEF)去年6月曾用此概念探讨各国如何从冠状病毒大流行造成的经济损失中恢复。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在联合国会议上称这一流行病为各国“重新复元”提供了机会,这段视频很快在推特上传播。

63日,英国王室的YouTube账户发布了一段视频,讲述了威尔士亲王的可持续市场倡议,这项以#TheGreatReset为主题的倡议呼吁“更公平的结果”,并将投资转向更“可持续的未来”。

但“大复元”在反封锁右翼人士眼中成为了阴谋,日益在网络流行。

“大复元”阴谋论者认为,新冠是全球领导人和商界精英为了重组人类社会虚构出来的一场骗局,全球精英正在利用新冠疫情,推行强制接种疫苗、数字身份证和重新分配财富等激进的政策。

“大复元”成为阴谋论的最明显的导火索是1113日劳拉·英格拉汉姆在福克斯新闻台的电视节目中说:“你知道这样一个想法,‘永远不要让危机白白浪费’。好吧,有了新冠病毒,这个想法就传遍了全球。自春天以来,有权势的人开始利用这一疫情,企图使各大洲发生根本性的社会和经济变革。”

“大复元”阴谋是无稽之谈,但在许多人失业的同时,一些富豪的财富暴增,令这个理论有了蔓延燎原的土壤。 

去年3月,几段显示美国各地医院空无一人视频和“拍摄你的医院”的标签被成千上万的用户分享。其他国家也陆续出现这种行为。现在,这种行为结合“大复元”的阴谋论,迅速流行。

 

谣言带来的恶果

和一般的新冠谣言不同,英国这波虚假视频带来了更严重的后果。因为,这种虚假的视频不但蒙骗部分人,还污蔑医务工作者,打击了医务人员的士气。 

NHS首席执行官西蒙·史蒂文斯爵士称这些视频是“谎言”。 

他说:“如果你晚上9点偷偷溜进医院,拍下那条空荡荡的走廊,然后贴在社交媒体上,说这证明医院是空的,疫情都是骗局,你就对这种可能杀人的行为负有责任。” 

西米德兰兹的一位顾问大卫·尼科尔说,这些行为“令人难以置信地不尊重已经死亡的几万人,令人难以置信地冒犯了抗疫的工作人员。我们最不需要的就是那些在走廊里游荡的白痴”。

多轮封锁下的英国民众本已对一次又一次的封锁措施麻木,再加上这些虚假消息的毒害,不少人无视防疫要求,假借种种借口到景区“散步”,约朋友“锻炼”,封锁形同虚设。

这样的抗疫效果有限。英国确诊病例一再破纪录,入院人数再创新高,救护车在医院门口大排长队,等待急救的病人只能等上10小时,迫于无奈只能动用警察去运病人。医院里氧气供应紧张、要求限量使用等等在末日灾难电影里出现的情景一再真实上演。

NHS的数据显示,截至111日,英国医院有32070名新冠患者入院治疗。这个数字比4月份高峰期多50%,比上周上升了20%,自圣诞节以来上升了81%。而因新冠死亡人数已达到81960人。 

卫生大臣马特·汉考克说,英国国民保健系统正承受着“非常巨大的压力”,这是迄今为止疫情“最糟糕的时刻”。他一再明确表示,抗疫的关键在于个人。

英格兰首席医疗官克里斯·惠蒂教授警告说,现在还没有达到这一波疫情的高峰,未来几周英国国家医疗服务系统将面临“最严重”疫情考验。

第三波疫情未达高峰,英国的医院已经不堪重负了。救护人员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病人交接延误的规模前所未有。

护理人员学院首席执行官特雷西·尼科尔斯110日接受采访时说,在NHS服务需求旺盛的地区,要把病人移交给医院工作人员,要等上9个小时。

这也导致了救护车无法及时赶到有需要的病人身边,一些病人等了“10个小时”。

一名在伦敦工作的医护人员说,在上周遇到了等待救护车长达12小时的病人。

他说,伦敦一名腿部骨折的病人不得不在寒冬的深夜在室外等了6个小时,救护车才来接他。

还有一次,医护人员接到求助电话,一名感染新冠的年轻人氧含量“非常低”,需要救治,但8小时后才有救护车赶到为他输氧。

在伦敦,日增的新冠病例已经威胁到医院,消防员和警察都被派来开救护车。

北爱尔兰的情况也同样严峻。北爱尔兰西部地区信托基金首席执行官安妮·基尔加伦博士说,北爱尔兰各地的医院正面临深渊,病人数量远高于去年春季的峰值。一些医院呼吁已经下班的医务人员协助运送病人。

皇家急诊医学院副院长阿德里安·博伊尔说:“这是我行医25年来经历的最严重的冬季危机。”

与此同时,伦敦的NHS被要求确保方舱医院Excel中心“重新启动并准备好接纳病人”。 

英国医院信托基金会的首席执行官克里斯•霍普森表示,氧气库存面临“巨大压力”,这曾在第一波疫情中出现的情况现在又在一些地方出现。

疫情严重的埃塞克斯NHS基金会在给当地的索森德大学医院工作人员的一封信中说:“我们的氧气供应已经到了危急的地步”,“所有血氧饱和度超过92%的吸氧患者应在此目标范围内断氧”。一般来说,正常人的血氧饱和度值为94%-100%, 94%以下则为供氧不足。

伦敦一家医院的医生说:“我们被告知要错开无创通气的中断时间,并确保我们的病人有供氧”。

 

擦亮自己双眼吧

疫情爆发以来,各种阴谋论满天飞。除了人们熟悉的新冠是5G引起外,封锁怀疑论者和反接种疫苗运动也很有市场。

前工党党魁杰里米·科尔宾的哥哥皮尔斯·科尔宾一直向他的支持者宣称,新冠是个骗局,是控制人民的一种方式,是“新世界秩序”的阴谋。 

一个声称新冠在“法律上、医学上或科学上都没有被确认为一种疾病或病毒”的运动呼吁政府“立即禁止进行任何进一步的‘冠状病毒’检测”。该组织利用筹款网站“群众正义”募集了6.6万多英镑,已经启动了对《2020年冠状病毒法案》进行司法审查的法律程序。

反接种疫苗运动的领导人筹集了近8万英镑,就封锁规定向政府提出挑战,并对伦敦警察局发起法律行动。其中代表的谣言是宣称疫苗是利用人类的流产胚胎制造的。

其实谣言和阴谋离我们并不远。我们也不时听到“水很深”、“你懂的”之类话里有话的话语,也经常看到一些窍门捷径的玄乎表述。这都来自于我们对安全感和确定性的渴望。人们希望解释世界,企图掌控一切,但实际上总有力有不逮的地方。只要真相的复杂性超出了一些人的理解能力,阴谋论就永远有市场。 

社交媒体更是为谣言的传播提供了土壤。其中一些谣言甚至打着世界卫生组织的名头,令世卫不得不重视。20206月,世卫组织召开第一届世卫组织信息学会议,讨论形成了一门跨学科的“信息流行病学”,为流行病信息管理提供基础,为信息管理干预提供咨询。202056月,还启动了“制止谣言扩散”的运动。在世卫的官方网站上列举了近30条的谣言。

谣言总是令人防不胜防。发布言论的同时也意味着对这些言论负责。在谣言盛行的环境下,还得学习鉴别谣言,好好把握科学质疑的界限,擦亮自己的双眼,才能像防新冠病毒一样,不给谣言可乘之机。

                                                     (本文首发《英伦靠谱局》)



推荐 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