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牛言 > 牛言英伦观察|帝国理工改校训,利物浦大学改楼名,下一个是?

牛言英伦观察|帝国理工改校训,利物浦大学改楼名,下一个是?

英国的反歧视运动的越来越聚焦于清算殖民主义。在布里斯托示威者推倒既是慈善家也是17世纪奴隶贩子爱德华·科尔斯顿的雕像后,一些反种族主义者不但将目标指向了全英国的60多处地方,要求拆除这些雕像或将建筑、街道更名,还指向了各种场所,甚至是校训。

今天,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决定更改校训。他们在声明上说,帝国理工的拉丁语校训源自1908年,意为“科学是帝国的荣耀和蔽护”。“我们知道这一校训会让人想起源自殖民主义的强权与压迫的历史遗产。我们选择不否认那段历史,但也不被那段历史定义。2020年我们更新了校徽,不再于任何地方使用这一校训。这是为了更好的展示帝国理工今日的文化和价值,和我们支持多元化社群的承诺。”

10日,利物浦大学宣布将重新命名一座以前首相威廉·格拉德斯通(William Gladstone)命名的建筑。原因是学生公开质疑,格拉德斯通反对废奴,而且他从家族在加勒比海的种植园获得了大量财富。早几年前已经有师生呼吁学校对这座建筑更名,直到今天抗议运动大潮席卷全国,利物浦大学才做出这一决定。

9日下午,伦敦港区博物馆匆匆移除了在西印度码头外奴隶主罗伯特·米利根(Robert Milligan)的雕像。据报道,当雕像从基座上拆下时,现场响起了一遍掌声。

69日,上千示威者聚集在牛津大学Oriel学院前,要求推倒奥里尔学院(Oriel College)外的塞西尔·罗德(Cecil Rhodes)雕像。

已经有24万人在网上请愿书上签名支持。

工党的26名牛津议员表示,这雕像与该市的反种族主义的承诺不相容。

奥里尔学院在一份声明中说它“憎恶一切形式的种族主义和歧视”。它的目标是“消除偏见,为所有人提供平等的机会,无论种族,性别,性取向或信仰如何”。它同意继续就雕像的去留进行讨论,但没有表态立即移除雕像。

牛津市议会领导人苏珊·布朗(Susan Brown)敦促大学申请规划许可拆除该雕像。她说,由于它被列为二级保护品,它可以“放置在像阿什莫林或牛津博物馆这样的博物馆中”。

8日,眼见事态越演越烈,英国首相约翰逊发表了最新的讲话。

他表示弗洛伊德的死亡发生在另一个国家,但他理解人们的感受,也为这个种族最多元化的政府而感到自豪,现在的英国“是一个比过去更加幸福,更好的多族裔社会”。

当下,英国需要团结起来抗疫,无数少数族裔(BAME)已经为抗疫付出了贡献,他“不会支持或纵容那些违反法律,攻击警察或亵渎公共纪念物的人,不会支持那些蔑视社会隔离规则的人”。“我们在这个国家拥有民主。如果想改变城市某处的景观,应该通过投票等途径”。

他再次强调任何暴力游行都会收到法律严惩。号召人们“”和平,合法地行动,以消除在任何地方存在的种族主义和歧视。”

英国著名涂鸦艺术家班克斯(也是布里斯托人),为如何安置雕像想了一个“好办法”。他建议把推倒的雕像重新安置回去,再加上拆除雕像的人像元素。这样既能满足政府不破坏历史文物的要求,也能表达抗议者的反种族主义的述求。

长长的名单,下一个是谁?

反种族主义者为了推动拆除这些带有殖民色彩的雕像,专门建立了网站,列出了60多个名称。当中既有雕塑、也有建筑物或街道,横跨400多年,不凡大家熟悉的查理二世、克伦威尔等人。而且人们还在这个网站上继续提议。

刚刚被利物浦大学宣布改名涉及的威廉·埃瓦尔特·格拉德斯通(William Ewart Gladstone)是利物浦本地人,是英国历史上唯一一个四次出任首相的人。19世纪30年代废除黑奴时,格拉德斯通获得了超过90,000英镑(按今天的价值计算约为950万英镑)作为他们释放奴隶的赔偿。

9日下午匆匆被移除的是罗伯特·米利根(Robert Milligan)的雕像。他是18世纪奴隶主,一度在牙买加制糖厂有526名奴隶,1779年返回伦敦后开发了伦敦的西印度码头。

这些雕像中呼声最高的是位于牛津奥里尔学院外的塞西尔·罗德雕像。他是英国南部非洲(包括现南非、津巴布韦和赞比亚等地)殖民地的总督,他扩大了英国的非洲殖民地。他深信英国人是“世界上第一种族,我们居住的世界越多,对人类越有利”。他建立的罗德奖学金,资助世界各地杰出年轻学生到牛津大学学习,其中包括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和澳大利亚前总理托尼·阿伯特。

在罗德生活的时代,他就被质疑。当时他引发了第二次布尔战争,使成千上万人丧生。

牛津大学法律系学生,曾受罗德奖学金资助的学者恩乔迪·恩登尤玛(Ndjodi  Ndeunyema)于5年前发起了将其雕像拆除的运动。

2016年,奥里尔学院(Oriel College)决定不拆除雕像,说该雕像“提示了历史的复杂性和殖民主义的遗存”。它当时否认受到如果拆除雕像就撤出超过1亿英镑资助的影响。

在这份拆除名单目前已经取得进展的有远在爱丁堡的150英尺梅尔维尔纪念碑(Melville Monument)。上面有当时内政大臣亨利·邓达斯(Henry Dundas)的雕像。他将废奴推迟了15年,导致大约63万奴隶不得不继续接受奴役。

两年前,赫瑞瓦特大学的杰夫·帕尔默教授就呼吁在这雕像上添加牌匾,以反映苏格兰与奴隶制的联系。在周末抗议活动后,雕像所有者已同意添加牌匾,现正在商定措辞。

60个目标中还有伦敦著名的托马斯医院的托马斯·盖伊(Thomas Guy)雕像。

他是南海公司(South Sea Company)大股东。该公司向西班牙殖民地出售数千名奴隶。他创办了伦敦托马斯、盖伊斯医院。英国首相鲍里斯此前转入ICU后就住在这里。

有趣的是购买南海公司股票的人还有大名鼎鼎的牛顿。他17204月卖出了£7000的股票,获利100%,但不知道为啥在最高点又买入了一次,结果损失2万英镑。如果他赚了钱,这次会不会被列入清单呢?

这份长长的名单中几乎囊括1719世纪的所有政治家和富商。尽管维多利亚女王还未列入,但她在利兹伍德豪斯的雕像上也被涂抹上了 “奴隶主”字样。

  英国不是无辜的?

为什么这次在美国发生的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事件在英国的Black Lives Matter抗议活动中得到了强烈的响应,甚至有越演越烈之势。一些示威者,包括白人和亚裔在游行中举着的标语牌“英国不是无辜的”就反应了他们的一些看法。

示威者认为尽管美国和英国有着不同的历史,但是他们对少数族群的奴役剥削历史是相联的。1619年,英国人第一次将非洲人作为奴隶贩卖到美国弗吉尼亚殖民地,一直到1807年才废除。期间贩卖到英国殖民地的黑奴数量高居世界第二。

废除黑奴贸易后,英国依然对非洲进行殖民统治,“白人至上”阴魂不散。陆续结束殖民统治后,越来越多少数族裔来到英国,但继续遭受来自公共机构、雇主、司法系统和移民法的种族歧视。

1990年以来,已有1,741人在英格兰和威尔士的警察拘留期内死亡,但没有一名警察被问罪。在最近13年,监狱人口减少了三分之二,但黑人罪犯的比例翻了一番。

近些年来,不时传出在警方执行任务时致死的黑人。去年儿子在警方拘留中死亡的内维尔·劳伦斯说,时至今天,“黑人仍然是英国的二等公民”。

在这次新冠疫情中,少数族裔死亡率远远高于白人,政府迟迟未能公布有关调查也引发了人们的质疑。

但是,也不排除一些狂热分子借此进行炒作,甚至是一些人被隔离憋坏了借机发泄不满的 原因。

这份名单用现在的标准去要求数百年前的古人,涉及“代际正义”等问题极其容易引发分歧。

卫报报道,曼切斯特有一千多人签署了一份请愿书,要求拆除皮卡迪利花园中罗伯特·皮尔爵士雕像,罗伯特·皮尔是英国的两任首相。但是拆除的原因不是因为罗伯特·皮尔,而是因为他的父亲被公认为是奴隶主。如果这样扩大化,英国许多雕像和建筑将难以幸免。

BBC2017年一篇报道就说,如果我们因历史人物的个别问题就拆除其雕像,“那么这个国家将到处都是空无一人的基座。 它向慈善家传达什么信息? 是今天慷慨解囊,明天冒着声誉受损的风险”。

据《每日邮报》报道,昨天赫特福德郡的一群300多人的示威者就遇到了200多人抗议,抗议的人对示威者高呼“回到非洲(go back to Africa)”。

是拆除雕像还是澄清历史?

示威者的行动引起了各界的争议和反思。HBO也暂时撤下经典影片《乱世佳人》,计划加上背景注释之后重新上传。BBC宣布下架英剧《小不列颠》,因为剧中有角色是由主演化黑人妆扮演的,涉嫌种族歧视。伦敦、曼切斯特等地都已经开展对当地雕像等的审查。

伦敦市长隶属于工党的萨迪克·汗(Sadiq Khan)早些时候宣布,将对伦敦的所有雕像和街道名称进行审查,任何与奴隶制有关的“都应予以删除”。

萨迪克·汗表示,他不能容忍违法行为,但他希望能通过合适的程序移除那些不符合伦敦价值观的雕像。

Sky主持人问伦敦的萨迪克·汗市长,白金汉宫也曾经支持过奴隶和殖民主义,那它应该也被拆除吗?

萨迪克·汗回应说,没有什么事情是完美的,比如像丘吉尔这样的伟人也有很多备受争议的地方。他说,学生需要学习“局部和全面”评价历史人物,许多伟大的历史人物并不完美,应该全面看待历史。

而倡导对爱丁堡的亨利·邓达斯的雕像加牌匾澄清历史的苏格兰第一位黑人教授杰夫·帕尔默爵士在BBC苏格兰广播电台的“苏格兰早安节目”中说,对这些纪念碑和人物的历史进行澄清,而不是完全将其拆除,可以避免历史空白。

牛津大学的校长路易丝·理查森(Louise Richardson)表示,在审视过去人们的态度和行动时,我们应该思考“用今天的道德还是他们所处时代的道德?”

她说: “牛津大学已经有900年的历史了。在过去800年里,管理大学的人认为女性不值得受教育。我们现在应该谴责那些人吗? “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他们错了,但必须根据他们所处的时代背景来评判他们。”

据《每日邮报》报道,示威者中的一位历史老师说,他将组织孩子们探讨怎么看待这段历史。

到底是简单拆除还是通过一定的方式澄清真实的历史?是以当时的标准和贡献还是以现在标准和市民的观感来评判?怎样看待历史人物的时代局限性?

不但孩子们要学习思考,我们也要好好想想。回答这些问题就是给未来评判现在的我们一个度量衡。



推荐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