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牛言 > 牛言英伦观察|莱斯特二次封城,33万人噩梦背后的原因

牛言英伦观察|莱斯特二次封城,33万人噩梦背后的原因

629日晚,就在全英准备74日大面积解封的时候,英国卫生大臣宣布,莱斯特再次封城两周。除了必需品商店外,其他行业和店铺关闭,学校周四开始关闭,人们要像323日开始时那样继续待在家里。

市中心恢复没几天的人流无影无踪。社交媒体上充斥着年轻的男女相约逃离莱斯特的消息。刚刚进了大批原料准备复业的店铺措手不及,忙着扔掉无法保存的东西。一座正在复苏的城市突然刹车,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这两天,英国莱斯特城二次封城背后中的隐秘一层层被打开。英国卫生部门的快速调查发现新的感染者集中在19岁以下的学生和工人,目前尚不清楚学校的重新开放是否与病例增加有关。

仔细分析一下,莱斯特的二次封城是必然中的偶然。跛脚的感染者追踪系统、严重缩水的数据披露、诡异的中央与地方政府疫情信息交流机制、工厂的无情压榨等等因素交错在一起,让33万莱斯特民众不得不延续100多天的封城的噩梦,也让其他城市的居民揪心不已,生怕厄运降落在自己头上。

跛脚的感染者追踪系统

尽管623日,英国政府宣布大面积解封七日死亡均线和感染均线一直在持续下降,6月份感染率从每天0.4%降至0.2%R值在0.70.9之间,政府也相信不会出现因二次爆发而击溃医疗系统,但是,英国的病毒感染追踪系统的效果并不理想。

618日,准备了几个月的甚至已经在怀特岛上试验了一个多月的病毒追踪手机APP被迫放弃,只能完全依赖2.5万人组成的人工追踪队伍。而人工追踪系统由于种种原因效果不甚理想。

625日政府公布了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等地采用另外的追踪系统)从528日至617日,也就是病毒感染追踪系统开始以来三周的运行情况。这三周实验室确诊后联系上并提供了密切接触者的有15,225 (72.6%)人,未联系上的有5,062 (24.1%)人,不愿意提供密切接触者的有681 (3.2%)人。

三周来总共联系了113,925 (88.6%)位密切接触者,14,641 (11.4%)位密切接触者无法联系上。(数据来源: https://www.gov.uk/

也就是说有超过四分一,共574327.3%)患者没联系上或不愿意提供密切接触者名单。如果按照15225人提供了113925+14641=128566位密切接触者,人均8.44位密切接触者的比例来算,没提供密切接触者名单的5743人还有48470位密切接触者。 4.8万密切接触者无影无踪。

这样,这三周应联系的密切接触者人数应该是128566+48470=177036。而成功取得联系的密切接触者113,925人仅占这应联系人数的64%。估算下来有36%大概6.3万的密切接触者游离于病毒追踪系统之外,没有采取隔离措施阻断传播。

这隐身在人海中6万多本应自我隔离的人如果有人感染病毒,以新冠病毒的传播力, 其危险性可想而知。

6月18日后情况有改观吗?72日追踪系统的负责人哈丁爵士说,618日至24日这一周的数据显示,在英格兰测试为阳性的人中,仍有四分之一没有提供密切接触者名单。

严重缩水的数据披露

英国政府的病毒测试由4部分组成。第一部分(Pillar 1)是医院和实验室内的拭子测试。

第二部分(Pillar 2)是医院外的核酸测试,主要由政府第三方商业合作机构负责测试。在政府从4月下旬开始大规模测试后这个部分负责社区内测试,比如4月底的关键岗位及其家属的测试、现在轻症患者在网上订的测试全部属于这个部分。

第三部分(Pillar 3)医院外的血清抗体测试,用于政府估算全部人口里得过新冠人群的比例。

第四部分(Pillar 4)社区抽样核酸测试,大概每1-2周更新一次,用于了解每周全部新增阳性,以及R值的推测。

根据71日卫报等媒体的披露,一直到630日,尽管全国数据的统计中将Pillar1和2的数据统计公布了,但英国政府对外公开的各地区感染数据仅是其NHS和实验室中检测确诊的数据,也就是Pillar 1的数据,同期社区感染的数据也就是Pillar 2的数据并不包含其中。

如果只看第一部分检测的医院确诊数据,莱斯特并不是英格兰新增病例最快的地区,它突然被封城也让一些人看不懂。英格兰公共卫生署(PHE)63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过去2周中,英格兰36个地方政府中,Havering Wiltshire两地的新冠病毒新增感染量比上周增长幅度最大,为300%

而莱斯特的新增病例只增长了5%,从613日至19日的39例上升到620-26日的41例。在上述36个地区中,莱斯特周均涨幅最小的,但绝对数值最大。

新增感染数字排名第二的Doncaster最近两周内发现了43例新感染病例,从613日至19日的11例上升到620-26日的32例,增幅达到191%。可以说绝对数值跟莱斯特不相上下,但增幅完爆莱斯特。但是这几个地方都没被要求二次封城。

在媒体的追问下,发现政府并不仅仅根据医院实验室确诊的数据就确定封城,还考虑了社区感染的情况。根据卫报报道,如果加上社区感染的数据,莱斯特自2月份英国爆发疫情以来,全市已有3216例新冠病例。在过去的两周中,就有944例阳性,这意味着自6月中旬以来,该市的新冠流行率增长了约70.6%。相当于每10万人中约有977例新冠病例,感染率是下一个受灾最严重的地区布拉德福德的三倍。

这跟政府平时提供给各地市政当局的疫情数据有多大的差距呢?英格兰公共卫生署发布的数据显示,自大流行开始以来,莱斯特仅记录了1056例冠状病毒病例,仅是加上社区感染确诊病例的三分之一。医院实验室确诊最近两周仅80例,而实际上已有944例,是原来公开数字十倍多。

其他地区也是如此,社区感染的情况远远大于医院实验室的数字。

这缩水了的数字蒙骗了多少人?让多少人觉得抗疫形势一片大好,复工复学也没啥问题,误导了多少人轻易走上街头?

诡异的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疫情信息交流机制

抗疫中,信息就是生命。但是令人觉得奇怪的是英国中央政府未能及时提供疫情数据给地方,造成的一个个信息孤岛让地方无法及时采取针对性的抗疫措施,等同自捆双手上战场,被动挨打一点都不奇怪。

在英国疫情处置系统中,中央政府和地方权限泾渭分明,涉及学校、养老院和监狱的群体感染会自动移交给当地的公共卫生团队,但是个人数据是则由中央政府的团队处理。没有中央政府授权,地方无从知道本地的准确全面的疫情。

个人确诊病例的信息不传递给当地市政当局,当地政府就无法得知社区感染情况,也无法有针对性地采取措施阻止当地的感染激增。这就像一位公共卫生总监描述的那样,“一只手臂绑在背后去战斗”,自废武功。看看莱斯特最近两周地方政府掌握的80例和实际上944例的差距就知道两者之间的差别有多大。

卫报报道,各地市长都难以得知本地的疫情。他们要么没有获得预防新疫情所需的检测结果,要么结果不完整。

莱斯特的市长彼得·索尔斯比爵士说,“数周”来他一直在尝试了解城市中的疫情数据,但直到上周四才被授权。

巴恩斯利(Barnsley)与布莱德福德(Bradford)和罗奇代尔(Rochdale)都是感染率前列的城市,在71日才开始获得社区感染的数据,而且这些数据还 “不完整,质量差”。

曼彻斯特市议领导人理查德·莱斯(Richard Leese)抱怨说,社区感染数据不包括有关种族、年龄、职业、性别,尤其是感染者邮政编码的信息。他说:“如果您有10宗病例,分布在各地是一回事,分布在同一条街上,那完全是另一回事。这些数据对我们来说太重要了”

英国医学会理事会主席Chaand Nagpaul博士表示,为当地领导人提供最新信息是控制疫情爆发的“关键”。

莱斯特市的Glenfield医院的Jon Bennett博士说,工作人员首先在三个周末前注意到冠状病毒患者入院“激增”。但是直到周一,政府才发布了完整的数据显示疫情的严重程度。

在争分夺秒的抗疫中如果疫情信息能及时准确,采取相应的措施,病毒的传播或许就会减缓。

现在的数据显示,在过去的六周中,莱斯特市18岁及以下被诊断出患有这种病毒的年轻人所占的比例已从5%增至15%。

这不由得令人浮想联翩,如果莱斯特地方政府能早点得知疫情,6月初停止复学,这些染病学生会不会少一些?和学生共住的家人是否能避免染病?

工厂的无情压榨

莱切斯特是英国种族最多元化的地方之一,在33万人口中,只有45%的人是英国白人,城市中生活着大量的亚裔人士。不少移民收入不高,一直受到当地工厂的惨重剥削。

71日,英格兰公共卫生署(Public Health England)对当地卫生机构数据的分析显示,莱斯特地区的新增病例中除了学生外主要是2040岁的年轻男子,往往具有亚洲背景,在纺织和食品行业的工厂工作。

《卫报》援引英国劳工组织Labour Behind The Label最新的调查报告指出,在工厂感染病例激增的前提下,莱斯特服装厂的工人们仍被迫工作,甚至核酸检测呈阳性时还要带病上班。

这些工人大多是移民,长期遭受工厂的剥削,有超过1000多家工厂的工资低于政府规定的最低工资,有的时薪仅为3英镑。许多人的英语水平有限,不懂合法保护自己,政府的防疫指引也无法落实。

报告还揭示了服装厂存在的“疫情工资保留计划欺诈(furlough fraud)”的现象。服装厂的工人被要求隐藏工资单,以便管理层向政府索取更多的疫情补贴。

而感染者追踪系统中缺少翻译服务,又让这些语言不灵光的新移民无法得知自我隔离的要求和及时提供密切接触者名单,形成了一个可怕的循环。

什么时候学会与狼共舞?

无法对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进行有效的追踪,决定了一定会有感染者在社会上活动。英国从6月初匆忙开始逐步解封,不少行业陆续复工。不少人还无视社交距离的要求,海滩、公园等地人山人海,警察对一些聚会执法时还被袭击。再加上连续几个周末的抗议种族歧视的游行。疫情在一些地方已经猛增,个别地方再次封城是迟早的事。

英国公共卫生部传染病控制的前顾问巴拉特·潘哈尼亚(Bharat Pankhania)博士预测其他城市将在未来几个月内也会被迫封城。

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尼尔·弗格森教授71日时警告说,英国应该为“不可避免的”区域爆发做好准备。

加上政府最新披露的Pillar 2社区测试数据后,截至621日,如下图,布拉德福德、巴恩斯利和罗奇代尔的新冠感染率最高,仅次于莱斯特。

在其他10个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中,贝德福德,奥尔德姆,布莱克本、柯克利斯和莱斯特一样都拥有20%至30%的少数民族人口,高于英格兰的平均水平。

一旦这些地区没吸取莱斯特的教训,不能及时遏制疫情蔓延,极有可能再次封城。

而这次莱斯特封城,也未吸取其他国家封城的经验。迟迟未能确定封锁范围,配套的法规至今未见影踪。

莱斯特警察和犯罪事务专员威利·巴赫勋爵(Lord Willy Bach)说:“令人惊讶的是,直到宣布这一消息之前,我们都没有得到(封锁)地区的地图”。

因为还没通过法律程序,卫生大臣宣布的措施仅仅是建议。一开始封城区域的边界并没有执法人员执法,警戒线、栏杆、警察截停车辆检查这些在其他国家封城中的标配,影子都没有,不听居家令的人依然来去自由。封城两天后,才开始设置检查点,随机抽查过往车辆上的司机以及乘客是否是必要的出行。这两天有多少可能携带病毒的人员流动到其他地方了呢?

莱斯特郡警察联合会表示,英国三个多月的封锁已经证明仅依靠公众的“常识”来管理局势是“不可能的”。

疫情无情地揭去层层遮羞布,如此多的不堪暴露在众人面前。不得已匆忙解封,局部封城是必然,不是莱斯特就是其他地方。尽快学会与狼共舞,学会与疫情共处才是关键。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