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牛言 > 牛言英伦观察|高参走了,约翰逊还是那个约翰逊

牛言英伦观察|高参走了,约翰逊还是那个约翰逊

首相府炒掉卡明斯后,约翰逊似乎摆脱了“提线玩偶”的恶名,接连推出了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新政。

内阁成员在201天后重新登上《早安英国》节目,和媒体的关系有所缓解。推出新能源计划,2030年禁售汽油、柴油车。军费增加幅度达到了冷战后的新高。

23日推出了12月解封后的“冬季抗疫计划(Covid-19 Winter Plan)”,重新推出了新的三级封锁措施。24日宣布1215日开始,抵达英国的旅客在连续5日新冠检测阴性后就可以结束隔离。

但是,他力挺霸凌下属的内政大臣普丽蒂·帕特尔,导致独立调查该事件的官员辞职。在财力紧张下对军费出手大方,却吝惜新能源计划令人莫名其妙。

保守党内的55多位议员也不满意他新提出的分级封锁措施,在121日的 议会表决中投了反对票。根据民调,愿意接种疫苗的人仅有54%,还达不到阻断病毒传播的要求。约翰逊屁股还坐在火山上。

卡明斯也还没甘心,媒体还不时爆出他和首相未婚妻凯莉·西蒙斯(Carrie Symonds)之间的猛料。

这些新政能让约翰逊浴火重生吗?一个没有主见和决断力的约翰逊会将英国带向何方?

卡明斯又给英国留下了哪些难以磨灭的深刻影响?他留下的裂痕能弥补吗?为何有传闻过一段日子就要重新召回卡明斯?

卡明斯的反击

卡明斯13日辞职时,明明可以静悄悄地走后门却众目睽睽地抱着纸箱从首相府前门离开。当时,就有时事分析员指出这是卡明斯故意而为,按照卡明斯的做事风格他绝不会就此罢休。

导致他辞职的原因之一就是和首相未婚妻西蒙斯之间的不和,现在有关两人的不和细节还陆续被曝光,“宫斗”还在继续。

《每日邮报》16日报道,卡明斯、李·凯恩和约翰逊未婚妻西蒙斯之间的不和早在三月份时就已经显露。

当时《泰晤士报》的一篇报道称,西蒙斯想要在生娃后抛弃和约翰逊一起养的小狗迪林(Dilyn)。这让动物保护者的西蒙斯大为光火。立即在推特上回应。但这还不能解她心头之火。

西蒙斯立即给约翰逊打电话要求他泰晤士报的造谣。约翰逊当时正开着疫情会议,西蒙斯不依不饶地打了20多个电话。

而卡明斯“强迫”约翰逊以抗疫为重继续开会,还要求首相府工作人员屏蔽所有西蒙斯的来电。

爆料还说,选择阿莱格拉·斯特拉顿(Allegra Stratton)做新闻发言人也是约翰逊为了让未婚妻开心。面试小组其实推荐了另一位候选人,但约翰逊说:“算了吧,我已经把这份工作交给了斯特拉顿。如果我不这样做,西蒙斯会发疯的。”

这些不署名的爆料把卡明斯和他的同伴塑造成为民请命的英雄形象。从谁是收益人的角度就可以得知是谁放的料。

当《每日邮报》向卡明斯证实这个事件时,卡明斯说:“我祝她一切顺利!”这话并没否认这事,明显是语带双关,笑里藏刀。

 

卡明斯离开后发生的改变

与落魄的卡明斯只能搞搞小动作,偷偷放点料不同,首相府的回应就强硬多了。

英国首相新任新闻秘书斯特拉顿毫不讳言地公开回应说:“这个国家不应由唐宁街10号里那些对人不礼貌、令人不愉快的人来管理。“

在行动上,首相府立即停止了对《早安英国》(Good Morning Britain)节目的抵制。和卡明斯一块离职的首相府前公关主任凯恩的抵制命令导致4月以来201天没有任何内阁成员在这个广受英国人欢迎的节目上露面。

16日一早,卫生大臣汉考克出现在这个节目时,主持人皮尔斯·摩根(Piers Morgan)毫不客气地说:“早上好,卫生大臣,第一个问题:鉴于我们生活在一个民主国家,过去201天你们都去了哪里?”

还说:“是因为那两个下水道小老鼠卡明斯和凯恩被赶出了唐宁街吗?哦,太巧了。”

皮尔斯还质问说:“鉴于我们这个国家现在有超过5万人死亡,是全欧洲死亡人数最严重的国家,你为什么仍然是卫生大臣,你为什么还没有提出辞职?”

汉考克尴尬地说:“实际上,我在,我在日程允许的情况下尽快上节目,现在我就在这里了。”接下来还坦诚人们都会犯错误,人们已经从错误中学习了------

泰晤士报分析,约翰逊将任命跟卡明斯截然不同,善于协调,处事周全的尼尔·奥布赖恩(Neil O'Brien)担任10号新政策委员会主席,填补卡明斯留下的空白。奥布赖恩曾先后担任奥斯本财相和特丽莎梅首相的顾问,是保守党内“中国研究组“的发起人之一,对中国主张强硬。

首相府还在改善政策研究室和议会党派之间的关系,也在推出一系列推进教育、环保的计划。

英国今后四年将把国防开支增加10%,总共投入165亿英镑(219亿美元),这是冷战以来涨幅最大的国防开支。约翰逊宣称这将恢复英国“欧洲第一海上强国”的地位,“复兴英国造船业”并加强"电子战和电子情报"领域。

推出了包括海上风力发电等十方面内容的绿色计划,旨在使英国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的目标。其中新能源交通部分投入40亿镑,2030年起将禁售完全由汽油和柴油驱动的新车。

唐宁街10号里面的一位人士说“首相想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对他重要的问题上,例如环境、妇女福利、大型基础设施和减少犯罪。”

“毫无疑问,首相越来越受到环保主义者西蒙斯的影响”。

 

没主见的鲍首相将英国带向何方

约翰逊一向没有主见,容易受人影响,这导致了他的政策多变而缺少系统性,难于形成合力。他原来就不是坚定脱欧派,后来才见风使舵推动脱欧。他抗疫措施多次反转也是尽人皆知。

《泰晤士报》的一篇报道指出,约翰逊“没有太多的原则,他容易被人左右,常常被和他最后一次谈话的人改变主意,屈从于取悦他人,从而导致语无伦次、前后矛盾和仅取悦于少数人”。

“他的问题是: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他有转瞬即逝的热情,但没有什么大的想法,他占据这一职位的野心并不是因为他知道做了首相后会做什么,而是因为他觉得这是一件很风光的差事。”

《每日电讯报》也报道卡明斯对其盟友说约翰逊处事过于“优柔寡断”。

原来卡明斯在首相府更多扮演着“设计师”的角色。2016年的脱欧巴士、2019年的“完成脱欧”口号等都精准击中民众,帮助约翰逊在2016年的公投中获胜,2019年赢得撒切尔时代以来大选的最大胜利。

这也是约翰逊5月时不惜牺牲自己的政府信誉来拯救被指违反居家令的卡明斯的原因。

天空新闻的政治主编贝丝·里格比(Beth Rigby)写了一篇分析,标题为《卡明斯可能会离开约翰逊的阵营,但他对英国的影响将在未来几年内浮现》。

有些新政可以立马见效。例如安排内阁成员上电视节目,改善和议员的关系。但约翰逊执政一年多来面临的抗疫、脱欧、救经济三座大山依然还在,这些并非做做表面功夫就能轻易解决。

英国第二次封锁即将解封,但天空新闻报道说保守党至少有70名后座议员对约翰逊的分级封锁不满,要求政府公布每一项封锁措施的成本效益分析。

这次冬季抗疫计划是在工党的支持下而不是保守党的支持下获得通过,保守党内部的分歧路人皆知。

大规模检测的“登月计划”——最近也被质疑。英国国家检测项目的顾问布里斯托尔大学(University of Bristol)的安吉拉•莱佛尔(Angela Raffle)博士警告说:“政府耗资1000亿英镑的新冠检测“登月计划”就像“在没有土木工程师审查施工计划的情况下去贸然修建一条海底隧道。””在我看来这是我所见过的最不道德的使用公共资金提议。”

24日宣布的抵英旅客连续5天检测阴性就可以结束自我隔离也被质疑没有科学依据,只是向议员和行业妥协的结果。

抗疫受阻引发的蝴蝶效应还愈演愈烈。BBC报道,约翰逊在保守党16日的一次视频会议上说,苏格兰的权力下放是一场“灾难”,助长了以苏格兰民族党(SNP)为主的分离主义和民族主义的抬头,而这种抬头正试图分裂英国。而这一表态反而再次刺激了苏格兰独立之声。

 脱 欧方面,在一个个疯狂的最后期限后,英国首席谈判代表弗罗斯特(David Frost)透露,“准备好和欧盟握手吧”。

就算达成协议,时间如此仓促仍会引发系列混乱。媒体就预测混乱还在后头等着,边界还没准备好,届时数以千计的大货车被堵,司机们将把肯特变成“英格兰的厕所”。

在救经济方面,政府“重建得更好”的目标看似是空中楼阁。

卡明斯原来力推的公务员改革、北方振兴计划等等经济重建计划在他离开后能得到多少落实也成为问题。

北部保守党议员就很担心西蒙斯这些环保主义者会放缓北部的经济建设,警告说:“首相府里需要少些戴礼帽,多些戴平顶帽”。意指约翰逊的政策要更接地气,否则将丢失选民支持。事关选民,约翰逊应该不会大幅削减北部的投入。

公务员改革明显受阻。9月时,挖威廉王子的墙角,把威廉王子的秘书西蒙·凯斯请来出任英国最高级别文官内阁秘书兼公务员主管,不再按照事先宣扬的那样请企业界人员担任该职,就已经是公务员改革放缓的迹象。现在又遇上内政大臣普丽蒂·帕特尔的霸凌下属事件,公务员改革如果此时推动无疑是火山浇油。

在财政紧张,经济不景时增加国防经费达到冷战以来的新高真让人看不懂。

投入40亿镑给新能源计划真是杯水车薪。要知道英国一条高铁HS2就耗资1000亿英镑,对新能源计划只投入一条高铁的4%的经费,能起多大作用?

去年全年才安装了3万台环保热泵,到2028年每年安装60万台热泵的计划也不现实,何况环保热泵的成本是原来的数倍。

这些迹象再次表明,约翰逊不是幼稚就是如泰晤士报所说没有主见,容易被人左右。

《每日邮报》的评论文章就断言:约翰逊带我们去参加他的一场没有地图的旅行,毫无疑问,我们都会迷路。但是最奇怪的是,当我们最严峻最紧迫的时候,他依然这样做”。

 

 “王背后的男人”还会回来?

卡明斯不久将归来的消息从他离职的那天就开始流传。

曾在首相府工作,有“首相喉舌”之称的克莱尔·佛吉斯(Clare Foges16日在《泰晤士报》的文章里怀念卡明斯的实干,她说:“卡明斯的很多东西都让人抓狂:自己是权贵却攻击其他权贵的虚伪;宣称250英里的路程没违反居家令的厚颜无耻;傲慢地认为99.9%人是不精通笛卡尔或量子物理学的平庸之辈。但至少他有抱负。也许这些雄心壮志是不切实际的,但他真心想改变英国,而不仅是表面改组让官员们挪个窝而已”。

她担心首相会被无关重要的日常事件耽误,她说“首相的顾问必须有能力规划英国在5年、10年和20年后的状况,并设计出英国的发展道路。卡明斯不是个好好先生,但为了政府做成大事我会接受这代价”。

和卡明斯前后辞职的凯恩在周五晚上离开后对他的伙伴发表了讲话,他告诉他们“首相表示,希望有一天团队还能在合适的时间重聚。”“可以在下次大选前与卡明斯一起“组建乐队”。

约翰逊下次继续合作的话是真心还是堵卡明斯的嘴,害怕他继续爆料的缓兵之策,恐怕都有。

只是即使回归,卡明斯这个“王的男人”会不会收起他满身的尖刺,与“王的女人”西蒙斯和议员们搞好关系?肯定不会,恃才而不傲物的是人之龙凤,卡明斯还不是。

抗疫、脱欧、救经济三座大山在肩的约翰逊熬不到2024年了,当他默默地收拾行李离开唐宁街10号时,他会不会假设2020年那个冬天,挽留一下卡明斯就好了?肯定也不会,有自己判断和坚定信念的丘吉尔百年才一个,尽管约翰逊视丘吉尔为偶像,但他离偶像还远着呢。

那时带着娃走出首相府的西蒙斯会不会后悔自己后宫干政呢?恐怕也不会。她已经证明自己的影响力,为自己从政捞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

卡明斯走了,约翰逊还是原来那个容易受人左右的约翰逊。

是沉沦还是重生?还看他自己。

                                                     (本文首发《英伦靠谱局》)



推荐 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