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牛言 > 牛言英伦观察|博弈下的青少年新冠疫苗接种

牛言英伦观察|博弈下的青少年新冠疫苗接种

9月13日,英国政府终于决定为12-15岁的健康青少年接种一针的辉瑞疫苗,明年春天再看情况决定是否接种第二针。有一些基础疾病的青少年就可接种两针。

5月欧洲药品管理局(EMA)就批准为1215岁青少年接种辉瑞疫苗。至今,丹麦和西班牙已经为大部分青少年接种了一针疫苗,法国单针比例也达到了66%

美国12岁以上青少年已经接种了1000多万。

相差不多的疫情,同样的疫苗实验数据,英国的决定和欧盟、美国相比迟了4个月。英国的决定为什么姗姗来迟呢?

在英国,疫苗的接种先由疫苗及免疫联合委员会(JCVI)研究相关数据给出专业建议,政府根据其建议作出最后的决定。从去年以来,JCVI的专业建议和政府的期待大多一致,双方相安无事。

但在是否为12-15岁的青少年接种疫苗的问题上,JCVI和政府之间就存在不同的意见,政府希望给青少年早打、快打疫苗,JCVI坚持要“循证决策”,要看到青少年的接种数据后才做决定,多方博弈下,几经波折才找到中间道路做出决定。

一直没缺席的媒体,也将两者之间的博弈还有青少年接种疫苗种种已知的未知的利益和风险一一摆在公众面前。

即使现在已决定为青少年接种疫苗,但对个人来说,谁有权利决定接种,是父母还是青少年本人依然悬而未决。

 

政府:频频喊话

英国政府一直希望在学校放假期间就为青少年接种疫苗,这样就可以防止开学后学校发生的大规模感染。然而,疫苗及免疫联合委员会(JCVI)就一直要等青少年的接种数据出来才会研究。

在美国等地给青少年接种的数据陆续披露,JCVI93日作出建议之前,政府早就按捺不住,频频隔空喊话。

教育大臣威廉姆森表示,希望JCVI“非常、非常快”做出决定。他表示,许多人“非常希望我们能够为16岁以下的人接种疫苗”。

卫生大臣贾维德发表讲话时表示,为所有青少年接种疫苗将“巩固我们的防护墙”。连交通大臣格兰特·沙普斯都“捞过界”表态支持。

英国药品和保健品监管局(MHRA)也非常配合,批准了可以给12岁及以上人群使用辉瑞和莫德纳疫苗。

媒体上也不时爆出政府内部人士对疫苗委员会迟迟不作出决定感到遗憾、万事俱备只待疫苗委员会的决定之类的消息。

不过,政府再心急火燎也不敢自己就决定,只能等JCVI开腔。

 

疫苗委员会:仅从健康考虑

JCVI却不为政府的施压所动,甚至负责人毫不客气地公开表示会坚持应有的立场。

JCVI的副主席安东尼·哈登(Anthony Harnden2日说:“赞成和反对给1215岁的青少年接种疫苗的理由很多,我们正在考虑我们作为一个委员会认为什么对青少年最有利。无论我们做什么决定,我们都会以青少年的最大利益为出发点,不管委员会以外的其他人怎么想。”

果然,到了93日,JCVI就宣布,不建议将疫苗推广到所有1215岁的健康青少年,只建议为12岁以上具有特定疾病,感染后风险更大的青少年接种疫苗。

他们的理由是,“基于健康理由为青少年接种疫苗的益处不足以支持为这个年龄段的健康青少年接种疫苗”。“不确定”辉瑞疫苗接种后罕见的心肌炎事件的“中长期”影响。“

从媒体公开的JCVI的决策数据来看,由于青少年感染后出现的重症和死亡率不高,而接种疫苗后极少数人可能会有短暂的心肌炎和心包炎,青少年接种疫苗的好处是明显不如其他年龄组的。

英国从疫情暴发至今约有25名这个年龄段的青少年死于新冠,而且大多数原来就有严重的健康问题,只有6人原来没有记录健康问题。

对于一直被人担心感染新冠后出现的长期症状,JCVI则认为青少年出现新冠长期症状的比例比其他年龄组的低,目前没有充分的数据说明其严重性。

疫苗不可能一例副作用也没有。美国的数据显示,接种两针辉瑞后,12-17岁男孩每100万人大约有60人有心肌炎症状,女孩每100万人中有8例。出现这一副作用的比例高于其他年龄组。

当然,感染新冠对青少年的健康也有影响。美国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在年轻男性中,新冠引发心肌炎的可能性是疫苗的六倍,约为每百万患者中有450例。

在这些数字下,JCVI的谨慎当然可以理解。

不过,JCVI也没将大门关死。他们表示,他们的决定仅从健康角度考虑,还“热心地”建议政府从“更广泛”的角度考虑这一问题。

 

医学官:要考虑更多

英国政府也很聪明,立即心领神会。不过也不敢明目张胆地越界,让政治代替医学,想到了由政府的首席医学官来决定的高招。

卫生大臣萨吉德·贾维德(Sajid Javid)表示,政府将在 JCVI 建议的基础上,由全英四个地区首席医疗官综合考虑各方面的情况做决定。

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北爱尔兰四地的首席医疗官会召集临床和公共卫生领域的专家和高级负责人从更广的角度来讨论这个问题,例如对青少年心理健康、学业进度、社交等等方面的影响。

然后,就有了13日四地首席医疗官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建议为青少年接种一针疫苗一事。而当初不建议为健康青少年接种的JCVI 的主席也出席新闻发布会。

根据发布会上的说明,给青少年接种更多考虑的是健康以外的原因。

一个是对学业的影响。英格兰首席医疗官克里斯·惠蒂教授表示,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但缺课“对青少年来说非常困难”,尤其是在贫困地区。

第二个是对青少年健康的影响。惠蒂教授表示疫情长期的干扰可能会导致心理健康问题,并对生活产生长期影响。

第三个是尽管给他们接种后不会阻止新冠病毒在学校的传播,但应该有助于减少病例。

有证据表明,接种单针疫苗可将感染Delta的风险降低约55%,这减少了患重病或传染给他人的机会。

 

博弈还没完

首席医疗官的建议宣布后,政府立即宣布在22日开始为青少年接种,而且政府的计划是由NHS派人到学校里为学生接种。

但是接种新冠疫苗不是强制的,是自愿的,那么谁能决定个人要不要接种就成了关键。

16岁以下的青少年能自我决定接种吗?要不要征求父母意见?

政府早在JCVI的建议出台前就表示无需征求父母意见,学生有权自我决定。

如果学生自己能决定,接种又在学校中进行,在同伴压力下,愿意接种疫苗的学生会更多。政府一直以来毫不掩饰越多人接种越好的想法,这当然是能让更多青少年接种的好方法。

但是,这一态度遭到家长们的痛批。学校和教师也表示难以执行。政府转而表示会发信征求家长的意见。这样一来争论的焦点转到了“如果父母意见与孩子意见不一致,听谁的”这一问题上。

政府认为孩子可以推翻父母的决定。

首席医疗官惠蒂教授就祭出法律大旗,表示无意也不应现在改变法律规定,不要低估青少年做出医学决定的能力,意思是医务人员会评估孩子的认知能力。

英国不是成文法,并无法律条文规定相对民事责任年龄。不过涉及这方面的判例"Gillick competent”就对英国青少年的医疗决定能力有相应的规定。

这个1985年的判例是由医生能否在未经父母同意的情况下就向16岁以下的青少年提供避孕措施的诉讼引起的。

它指出,父母为未成年子女做决定的权力不是绝对的,而是随着孩子的成熟而逐渐减弱。除了法律另有规定的情况外,当孩子达到足够的成熟度,有能力对决定的事项作出自己的决定时,与孩子有关事项的决定权就从父母转移到孩子身上。

也就是说如果16岁以下的青少年被认为具有足够的智力、能力和理解力,能够充分理解治疗过程中涉及的内容,那么他们可以决定自己的医疗方案。

如果青少年本身不具备相应能力,就由父母或负有监护责任的人决定。

如果父母拒绝同意某一特定治疗,法院认为治疗符合儿童的最佳利益,则可以推翻父母的决定。

从法律规定来说,医疗决定权首先在青少年自己手中。但问题是法律并没有规定具体的医疗事务和对应年龄。如何判断青少年对接种疫苗有没有足够的判断力呢?如果说15岁的青少年有足够的认知和判断,12岁青少年的认知肯定与15岁的不一样,他们对此也有同样的判断力吗?

最新的消息说,在疫苗开打之后,临床医生将与家长分享有关疫苗的信息,如果家长和孩子之间存在意见分歧,医生们会从众调解,试图达成共识。而如果临床医生认为孩子能够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他们可以不经过家长同意接种疫苗。

但法律规定是要先判断青少年自身有没有足够认知能力,没有的话再寻求父母的意见。如果政府去信征求父母的意见,在逻辑上就是认为青少年自身不具备对接种疫苗的独立判断,怎么能在父母否决后又再让青少年做决定呢?在父母不同意的情况下,法律规定是要法庭来做最后决定,并不是医生。医生可以判断对青少年的认知能力,但要在征求父母意见之前。

看来法律的规定也有模糊地带。一些律师团体如“自由律师”(Lawyers for Liberty)表示,如果学校不听家长的反对一意孤行将面临起诉。

学校方面则表示,任何给家长和孩子的疫苗建议都应该来自医生,而不是校方和教师,表明了置身事外的态度。学校和学院领导协会(ASCL)已要求教育部向学校工作人员保证,他们不会为疫苗接种引起的任何问题承担个人责任。

家长团体就表示如果不征求他们的意见就给孩子接种疫苗,将起诉政府和相关人员。儿童权利运动组织Us for  Them说,它需要政府的“铁一般的保证”,即所有父母都将对他们的孩子是否接种疫苗拥有最终决定权。

尽管孩子与父母的意见不合的情况是少数。英国国家统计局(ONS School Infection Survey)的最新数据显示,只有14%的中学生家长对接种疫苗犹豫不决,约86%的家长表示肯定或可能会同意给孩子打疫苗。但博弈肯定还会继续。

至于不接种疫苗的孩子会不会在校园里被歧视,遭受欺凌就已经引起重视。

惠蒂教授就强调,不应该污名化青少年和他们的父母的选择。

在这一点上倒是没有谁敢公开歧视不接种的青少年的。

 

一点质疑

四地首席医学官决策所用的模型表明,从现在到3月,1215岁青少年不接种疫苗可能会有大约89000人感染,接种疫苗后大概是59000,减少至少3万次感染。这也就现在英国一天的感染人数规模。

模型还显示,不接种疫苗的话到3月份将有32万人缺课,而接种疫苗,缺课人数将减少到22万人,接种可减少11万人缺课。

这一缺课人数数据就很难经得起推敲。因为英国从816日开始,18岁半以下的密切接触者就不用居家隔离,只有确诊者才需要居家隔离,如果不接种疫苗会多3万人感染也就是会多3万人会缺课,何来多11万人缺课呢?

还有,全英国这个年龄段的青少年总数为300万,而且科学顾问估计40-70%的中学生可能9月开学时就已经感染了病毒,获得了自然感染。

而在18岁以上人群中,还有超过12%的人未接种疫苗,这部分人感染后的重症和死亡风险都比青少年高,英国政府不愿意推行疫苗通行证让这部分人接种疫苗,反而让接种益处不大的青少年接种疫苗,更让人质疑英国政府的权衡利弊的能力。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