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牛言 > 牛言英伦观察|报名接纳难民的英华裔说“我知道没有安全的感觉”

牛言英伦观察|报名接纳难民的英华裔说“我知道没有安全的感觉”

英国政府周一宣布帮助乌克兰难民在英国居住的“乌克兰之家”计划。愿意为难民提供至少6个月住处的民众可以在政府网站上登记。目前,已经有12.2万个英国家庭报名。

任何在英国合法居住的人都可以申请接收难民。申请者在接受难民之前需要接受无犯罪记录审查,成功后每个月可获得政府提供的免税350英镑。

所有通过该计划来英国的乌克兰难民,将获准在英国居住三年,会获得1万镑的资助还获得就业、医疗和教育等全方位的公共服务。

目前,由于“乌克兰之家”计划的申请者在申请时需要提供自己认识的对应的乌克兰人的资料。许多没有乌克兰亲友的英国人还在网络上发贴表达愿望。慈善机构和其他组织也在帮助他们与乌克兰难民联系。

 

首批难民入住

尽管英国人对难民的热情高涨,但迄今为止政府只发放了4600份签证。昨天首批的难民就入住英国人家中。

33岁的玛丽娜·马卡连科和44岁的丈夫丹尼斯带着7岁的女儿埃莉诺拉逃从乌克兰哈尔科夫逃离,现在母女俩现在已经入住英国亲戚的家中,丈夫丹尼斯仍在克拉科夫等待签证。

3月1日,玛丽娜和丹尼斯花了20个小时从哈尔科夫逃到乌克兰西部相对安全的利沃夫。3月4日越过边境来到波兰的普泽米斯尔。丹尼斯因残疾被允许离开乌克兰。

在英国生活了15年的婆婆66岁的斯维特拉娜专门从英国飞过去帮他们填写文件申请。周一,马丽娜和女儿获得了第一批英国乌克兰家庭签证。

玛丽娜说:“离开我的家人太难了。我母亲65岁,是个寡妇,独自一人。起初我们并不认为我们必须离开。后来爆炸声和枪声越来越近,房屋也会震动,窗户也被震碎。我们只能做出决定”。

玛丽娜回忆道:“火车站太可怕了。男人们试图把他们的妻子和孩子推进已经拥挤的火车里。不断有爆炸和房屋被毁的消息,每个人都在拼命给家人打电话询问平安。”

小朋友埃莉诺拉昨天就说:“我的所有朋友和我喜欢钢琴都没有了。我父母原来还答应下个月带我去骑马庆祝生日,现在也不可能了。”

 

有难民,没有难民营的原因

这次乌克兰数百万的难民受到了欧洲各国民众的欢迎,除了捐款出力,还欢迎难民到自己家中入住,出现了有难民却没有难民营的奇迹,原因是多种多样的。

民众热烈欢迎难民有些人是因为有血缘上的关系,有些是为了报恩,更多的人是感同身受。

塞格尔(Radd Seiger)是一名退休律师,他说:“我的祖母出生在基辅,和当时数百万人一样,为了寻求更好的生活,她离开了乌克兰。我天然地感觉到自己和这些人很亲近,我不能坐在这里看着他们受苦受难”。

 

30岁的查理·鲁宾(Charlie Rubin)对乌克兰的危机感觉特别,因为这场危机与他的亲人在20世纪初所经历的情况如出一辙。

1910年,鲁宾的曾祖父威廉·丹克(Wilhelm Dank)因为俄罗斯的动乱而逃到英国,随后在曼彻斯特成家立业。

 

现在,鲁宾和25岁的女友康斯坦斯·坎贝尔希望为乌克兰难民提供伦敦的空余的房间。

鲁宾说:“如果不是英国政府让我的曾祖父有机会在英国生活,我今天就不会在这里了。尽我所能为逃离冲突的家庭提供帮助是为我的曾祖父做的”。

多佛的一对夫妇加雷斯和杰玛为了迎接一个带着残疾的孩子乌克兰家庭还改造他们的房子。

22岁的罗西(Roxy Mokhnenko)两周前与她的伴侣、她的母亲还有要使用轮椅的兄弟罗曼逃离基辅,加雷思联系上她。

得知罗西一家情况后,加雷思重新调整了他们家的布局,安装一个坡道以便罗曼可以自由走动。

加雷思说:“我们很安全,我们很温暖,孩子们都有饭吃,而不是在寒冷的街道上挣扎。”

罗西对此感激不尽,说:“我真的很感激他们接纳四个素不相识的人,还为我们重新布置”。

59岁的伊冯·杰克曼(Yvonne Jackman)和62岁的吉拉德(Gilad)夫妇是第四代犹太人,伊冯说:“目睹乌克兰人目前所遭受的恐怖、恐惧、混乱和焦虑,我们深感痛苦。”

伊冯每周还要带丈夫去医院血液透析四次,她说:“要照顾好丈夫和难民,对我来说是非常困难的,但在我心中,我真的很想向那些急需帮助的人表达爱和善意。”

 

华裔也为难民提供住宿

在这些爱心人士中,也有华裔的身影。

在德文郡的华裔朱莉安娜·林已经报名该计划。她说:“我已经报名提供一间套间。能在这样的危机中提供帮助是一种荣幸。我希望能够帮助一位妇女和儿童。”

在德文郡,林女士的房子外还挂着彩灯。

她已经收拾好空余房间。

林女士说:“我是一名护理人员,也是一位单身母亲,我知道没有安全的感觉。我住在美丽的中德文郡小镇蒂弗顿。当地的酒店已经被用来安置难民,蒂弗顿是一个受欢迎的集镇”。

 

英国住房和社区事务大臣迈克尔·戈夫(Michael Gove)表示,英国有“在最黑暗的时刻支持最弱势群体”的历史。

现在,人们见证着历史,也成为了历史的一部分。

 

(本文首发于“英国大家谈”)

 



推荐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