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牛言 > 牛言英伦观察|从这起老妻少夫婚姻中看中英遗产继承差异

牛言英伦观察|从这起老妻少夫婚姻中看中英遗产继承差异

一段相差24岁的老妻少夫婚姻,引来下议院议员六年的关注,三次在议会上提起法案;

 这起婚姻被约翰逊首相直指““不公正”,却无法改变令人唏嘘的结局。

2015年,91岁的琼·布拉斯(Joan Blass)与67岁的科尔曼·福兰(Colman  Folan)没有通知亲友步入婚姻殿堂。

6个月后,Joan去世,Colman才向Joan的儿女披露这段婚姻,主张Joan婚前所立的遗嘱无效,要求继承Joan的总值20万镑的房产、资金和所有私人物品

Joan的女儿Daphne百思不得其解,自己和妈妈一直住在同一个院子,还一直在照顾她,为什么她从来不跟自己提及这段婚姻。

她认为Joan2011年就患上老年痴呆症,结婚登记时Joan极有可能压根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这段婚姻应该无效。

她向法院起诉,结果法院判其败诉,不但拿不回妈妈的遗产,还要支付20万镑的诉讼费用,不得不变卖房产。 

现在,当年的新郎Colman已经又再婚。而Daphne一直致力于推动这种掠夺性婚姻(Predatory marriage)的立法。

 在另一起轰动一时的案件中,一位同样有老年痴呆症的千万富太,立下遗嘱将1千万镑遗产送给一对华人夫妇,没给自己的亲戚留下一分钱,亲戚上诉到法院,法院却认定遗嘱有效,老太太的愿望得以实现。

谁不会老去?谁不会终有一天不得不撒手?无论是中国还是英国都已步入老龄化社会,老年痴呆症越来越常见,越来越多老人面临失智的窘境,仅英国就有85万多老年痴呆症的患者。老人家尤其是失智老人的权益如何保护?还得了解这些案件中蕴含的英国遗产继承奥秘。

 

痴呆老人的隐婚是为爱还是为财?

 

2015年10月,时年 91岁的 Joan和 时年67岁的  Colman没有告诉朋友或家人,偷偷跑到利兹注册结婚。即使两人都已上了年纪、两人还相差 24岁,但像极了影视剧中为爱而不顾一切的情侣。

可是,6个月后,Joan去世。这时  Colman亮出了他们的结婚证明,要求根据英国的法律主张Joan2004年所立的由儿女继承遗产的遗嘱无效,由他继承老太太的所有财产。

Joan儿女惊呆了,因为他们的妈妈2011年就被诊断出老年痴呆症,为此还在家庭医生的见证下将银行账户的日常管理授权给了女儿。Joan还一直和女儿一家人住在同一个院子不同的两栋房子中,每天晚上女儿都会和她见面。

根据英国的法律,如果当事人如果重新结婚,没有在婚后重新订立遗嘱,原来的遗嘱会被撤销。在没有新的遗嘱情况下,英国法定继承顺序中配偶是第一顺位的继承人,优先于子女。如果老太太的这段婚姻有效,那么Colman就能合法继承老太太的所有财产。

Joan的女儿Daphne记得,2015年10月26日,Joan告诉家人,她要和朋友去其他城市旅游,可没想到她是到利兹市政厅登记结婚。

Daphne并不反对母亲新婚,也不介意分财产给她的新婚丈夫,但她怎么也想不明白她妈妈为什么要隐瞒这段婚姻。她觉得极有可能是妈妈因为老年痴呆症不清楚自己在干什么,而Colman利用了老太太的神志不清。

她联系了Joan的医生以及警察和社会服务机构,还专门咨询了律师,这些人都告诉她,因为Joan患有严重的痴呆,她没有再立遗嘱或再婚的能力

Daphne决定向法院起诉。2016 年 12 月,利兹法院举行了为期四天的听证会后,法官裁定没有证据表明这是 “掠夺性婚姻” 或Colman 的行为不合法。

 这样,Joan的新丈夫继承了她名下的房产,还继承了35,000英镑储蓄,总值20万镑。除此之外,还拥有Joan的所有遗物。

 而Daphne还要支付20万 英镑的诉讼费用,不得不出售和母亲共同居住的房产中她所拥有的份额来支付。 

Daphne说:“当我得知这个事情的时候,我感到恶心,这实在太让人震惊了。我都不知道如何描述我的感受。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她说:“我很受打击,Colman继承了家庭所有的纪念品,这是我对母亲的唯一纪念。这些纪念品还包括我祖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信件以及我的婚纱。这些东西对其他人来说没有什么价值,但对我来说却相当重要。”

Colman在一份声明中说:“Joan想嫁给我,我当时相信,现在仍然相信,她有能力自己做出决定。

不过Colman随后的做法,就更让人匪夷所思。

他总揽Joan葬礼的一切事宜,将她葬在跟她没有什么联系的地方,根本没有邀请她的亲人参加葬礼,而且连一块墓碑都没立。

他住在Joan的房子里,2018年又跟另一个离家十分钟远的人结婚了

 

怎么走到这一步?

 

Joan曾做过记者,退休前是一名受人尊敬的教师。

平时待人和蔼,对家人和邻居都笑容满脸,还热爱徒步,也曾健步如飞。

2008年,和Joan结婚50年的丈夫去世后,家人改造了房子,女儿一家搬过来和Joan住在同一个院子里,平时也相互照应。

2011年初,Joan证实患上老年痴呆症,连姓名、出生日期和住址也记不住。

2011年的一天,Joan在家里花园打理花草时候遇到了比她小23岁的Colman,两人认识。Colman开始定期拜访,还会陪Joan购物或做些家务。

一个月后,Daphne发现Colman的物品出现在妈妈的屋中。

儿女担心痴呆的Joan被骗、被利用,对此有些担心。Daphne回忆:“我问为什么他住在我们家。妈妈说他家里的暖气坏了,所以让他留了下来”。

不过,根据Daphne的介绍,Joan有时对Colman搬进她家也纳闷,她会问:“他叫什么名字?他从哪来的?”

她的母亲似乎并不介意Colman住进来。而且Daphne想他们白天都要工作,可能妈妈会觉得孤独。观察了一段时间后,没发现她妈妈受到虐待,Colman也没有提出跟金钱有关的要求。

Daphne 说:“毕竟,妈妈善于交际,她很喜欢这个男人的陪伴。他照顾她,她看起来状态很好,时常快乐微笑。我偷偷穿过花园仔细观察,也没有发现有虐待的迹象。妈妈的财务已经通过法定授权书授权给我,她的积蓄也没有受到威胁。这种情况下,你怎么让他离开?”

她补充说:“我们只是想看看事情会如何发展。我们找当地的社会服务机构咨询。他们来调查后说妈妈似乎得到了很好的照顾”。

几个月后,Colman对Joan的日常生活有了更多的控制权,但跟Daphne的关系变得有些紧张,2014年开始不再跟Daphne说话。

Daphne觉得Colman应该离开,想赶走他。于是联系了全科医生、警察、社会服务机构,甚至咨询了法律机构。这些机构都表示,在没有出现任何伤害的情况下,强行赶走他几乎没有可能。

Joan在家中去世前,Daphne一直在陪伴着她,但母亲从没告诉过她再婚的消息。直到去世,Joan仍然戴着她1947年结婚时的戒指。

得知母亲再婚的消息后,Daphne家人打电话给婚姻登记处投诉。了解到婚礼的两个见证人是 Colman的儿子和他酒吧的一位员工。

当Daphne质问对方为什么不怀疑一个67岁的男人和一个没有亲友陪伴的91岁女人结婚时,对方傲慢地说:“评判不是我们的工作”,还说她妈妈“那天精神状态很好,完全康复了”。

在庭审过程中,Daphne还了解到,Colman向婚姻登记员出示了一封医院的信,上面说Joan患了绝症。Colman还说Joan又聋又健忘,还说他们彼此相爱,想在她去世前结婚。

婚姻登记处工作人员在庭审中也说当天Colman总是替Joan说话,以致他们要提醒 “必须让Joan自己回答问题”。

Daphne愤愤不平地说:“与我母亲打交道的三个登记员中有两个认为她可以结婚这一事实推翻了先前的所有医学判断”。

她觉得最讽刺的是:“法官认为我母亲是否有能力同意结婚是“令人怀疑的”,但根据婚姻登记Colman仍然是她的合法丈夫”。

她强调:“婚姻登记员没有接受过心智能力评估或痴呆症的培训,凭什么有资格可以说我妈妈“完全康复了”?

在英国,强迫婚姻是一种刑事犯罪。如果与缺乏认知能力的人结婚,无论他们是否受到强迫都是非法的。

皇家检察署将该案件留存超过 12 周,后来因为婚姻登记处没有记录当天发生的详细情况只能撤销。

经历了这些打击后,Daphne开始关注老年人被骗婚、骗遗产的问题,成立了专门的网站,推动掠夺性婚姻(Predatory marriage)相关法律的改革,以保护痴呆症老人等弱势群体在婚姻中的利益。

伦敦帝国理工学院老年精神病学家詹姆斯·沃纳博士提出婚姻登记机构应该询问一系列简单的问题来测试当事人能力,比如:“你要结婚的人叫什么名字?”

2018 年 11 月,利兹议员法比安·汉密尔顿 (Fabian Hamilton)就这个例子引发的问题向议会提交《婚姻和民事伴侣关系(同意)法案》,希望能修订法律,避免任何情况下婚姻都撤销先前遗嘱情况。

汉密尔顿议员说,自从他研究掠夺性婚姻问题以来,已有100多人向他讲述了类似的故事。英国有 85万多名痴呆症患者,平均寿命为 81 岁,所以很有机会出现类似情况。

 2021年6月,在议会上约翰逊首相称这起案件是“不公正的”,并表示会向司法部了解相关法律规定。

 2022年3月,议会再次讨论这个法案,媒体也再次报道最新进展。

Colman一直对自己受到的待遇感到愤怒,认为自己是无辜的受害者,甚至向当地议员投诉。

 

富太给华人朋友留下1000万镑

 

每年遗产处置引发的纠纷都很多。2004年一位同样有痴呆症的伦敦老太给华人朋友留下1000万镑,一分钱也没留给自己的亲戚的案件也轰动一时。

伦敦老妇戈尔达·比查尔(Golda Bechal) 是个超级富豪,名下拥有大量房地产和财富。丈夫西蒙早在1971年就离开了人世,戈尔达惟一的儿子彼得也在1974年去世。她在2004年89岁时去世。

在戈尔达1994年立下的遗嘱中,除了将一些财产赠给慈善机构和一家犹太教堂外,还将总值1000万的财产和房产留给了一对开中餐馆的名叫满金星(音译)的华裔夫妇,没有给她的侄子侄女留下一分钱。

气急败坏的五个侄子侄女以戈尔达患有“老年痴呆”为由,将满金星一家告上了法庭,要求法庭判决这份遗嘱无效。

侄子侄女的律师向法庭宣称,早在 1991 年,戈尔达就变得“有点健忘”,1994年时的精神能力相当低下,显然缺乏“书写或批准遗嘱”的能力,“没有证据表明她知道自己的财产价值,或者为什么她在 1994 年签署的文件与 1988 年的遗嘱有很大不同”。

满金星的律师佩就辩称,尽管戈尔达1994年的确患有轻度的老年痴呆症,但有足够的证据显示,在她修改自己的遗嘱时,她完全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

满金星夫妇就向法院提交大量证据解释戈尔达为什么这样做。

戈尔达和他们早就成为朋友。1967年戈尔达将自己的门店租给满金星的父亲开餐馆就认识了时年13岁的满金星。后来,满金星自己又在埃塞克斯开了一间中餐厅。

从1982年起,满金星每周一到伦敦为自己的中餐馆购买食材时都会到戈尔达家中,探望一下这个孤独的老人。得知她喜欢吃中国的腌蒜头、凉拌豆芽等小菜时,每一次都会给她送去一些。

两家人来往多了后,孤独的戈尔达仿佛成了满金星家的一员。他们经常一起外出度假,一起过圣诞节。在满金星和妻子满比莲(音译)的眼中,戈尔达就像是他们两个孩子的祖母一样。

戈尔达感到她的侄子侄女丝毫不关心她,只是希望从她身上捞钱。

据满比莲称,在生前戈尔达曾对满比莲说:“我会将我的遗产都留给你和金星,你们是惟一真心照顾我的人。”

经过多年的诉讼,2008年12月法官裁定中餐馆老板夫妇赢得到所有遗产,老太太的五名外甥应该负担45万英镑诉讼费用。

法官在裁定书中表示,戈尔达虽然当时患有痴呆症,但具有“遗嘱能力”,足以“知道”和“批准”遗嘱的内容。

戈尔达的侄子侄女再次提出上诉,后来双方私下达成和解。据知情人士透露,中餐馆老板夫妇成功地得到90%的遗产,也就是900万英镑左右,而老太太的五名亲属只拿到100万英镑。

 

中英遗产继承大不同,华人要留意

 

不少华人在英国拼搏多年,已经有一定的社会经济基础。许多中国人也在英国有投资。华人传统文化中往往避忌谈死亡,不愿意主动安排身后财产。但中英两地法律有不少差异,如果被动地等待或者想当然地以为跟国内的遗产处理差不多最后可能会事与愿违。 

有些华人会觉得自己没有入籍,甚至没有拿永居,英国的遗产法律管不到自己。实际上,英国的法律体系中还有“居籍(Domicile)”一说。“Domicile” 指的是一个人 “定居” 所在的国家。 

有没有入籍、拿不拿永居固然会影响居籍国家的认定,但又不能简单划等号。英国税局对于遗产税的法律就规定如果当事人去世前20年的15年中都住在英国或者去世前3年都住在英国,就视为把英国当作当事人 “永久的家” 。

当事人是“英国居籍”,其遗产就可以按照英国的法律规定去处置

从痴呆老奶奶再婚案中我们就会发现中英的法律有很大的不同。例如再婚会令到原有的遗嘱无效。又如在没有遗嘱的法定继承中,中英两国差异很大

在中国,配偶、子女、父母都是同一顺序的继承人,如果这些人都健在,一般是平均继承。

英格兰的法定继承是配偶优先的。在有配偶和孩子的情况下,当事人的所有个人物品都由配偶继承,同时,财产中25万镑内也全分给配偶。如果还有剩余,配偶还可以再分一半,剩下的一半才由所有子女平分。

如果死者有配偶但没子女,配偶可继承死者的所有个人物品,外加45万镑。超出45万镑的部份,配偶还可分得一半,剩下的另一半才分给死者的父母。

如果死者没有父母,但还有在世的兄弟姐妹,那么原本分给父母的那一半,就由兄弟姐妹平分。

在订立遗嘱的时候,英国法律规定当事人必须要有“遗嘱能力”(Testamentary Capacity),也就是立遗嘱人要有足够的认知能力理解他们要做的事以及拟定的内容。

对于患有痴呆症、中风等疾病的人来说,可能部分认知记忆受损,但并不一定就丧失“遗嘱能力”。这要根据具体的记忆障碍程度来判断。

例如,立遗嘱人在上一个月或下一个精神状态不好,但立遗嘱时是清醒,遗嘱也是有效的。

在戈尔达赠千万镑给华人的案件中,正是当时负责处理遗嘱的律师清晰地记录了戈尔达如此分配遗产的原因,满金星夫妇也拿出大量的证据证明自己和老太太非同寻常的关系。

所以即使该遗嘱剥夺了亲属的财产继承权,即使太太平时也会有忘这忘那的老年痴呆症状,法官依然支持该遗嘱。

英国是个联合王国,也需留意英国四地有不同的法律规定。对于剥夺亲属的继承权,苏格兰的法律就与英格兰的不同。根据苏格兰1964年继承法,子女和配偶都有权分别继承逝者的流动资产的1/3, 包括逝者的现金,股票,汽车,家具及首饰。这是法定权利 (legal right),任何人无权剥夺。所以在苏格兰即使有遗嘱也不能剥夺这部分遗产继承。

如果对遗嘱有异议,要留意中英两地的追诉时效不同。根据英国法律,当事人必须要在遗嘱认证(the Grant of probate)后的6个月内向法院提出诉讼。

当然,稳妥起见,还是尽早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尽早订立遗嘱为好。一旦自己的婚姻状况、重大财产状况、遗产继承收益人有变动时及时修定,以免纷争。

 

 

本文首发于“英国大家谈”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