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牛言 > 牛言英伦观察|疫情中英国扩建太平间背后的生死观

牛言英伦观察|疫情中英国扩建太平间背后的生死观

还记得“海德公园建太平间”的新闻吗?去年228日英国下议院议员一句 “我们有应急计划在海德公园建太平间”掀起轩然大波,众人纷纷指责英国政府罔顾人命。

海德公园当然没建太平间,但根据媒体的报道,疫情至今,英国各地确实建了不少太平间。

疫情肆虐,媒体纷纷爆出美国、意大利等国出现新冠病人遗体被随意放在一边的惨状,英国去年新冠病死率高居欧洲第一,却没见有此类报道。

在病毒传播途径未明的时候,英国政府仍允许举行葬礼,更强调要想办法为病人举行临终告别。

英国为什么会这样?今年复活节和清明节刚好是同一天,我们一块揭开这甚少人触及的面纱,看看英国的临终质量怎样连续10年高居世界第一,怎样铭记在疫情中的逝者,看看英国又有怎样的生死文化。

不停建太平间是真的

早在去年228日,英国只有20个新冠病例时,保守党议员尼克·艾肯(Nickie Aiken)说“我们有应急计划在海德公园建太平间”这句话就惹来非议。尽管这句话看起来是为了吸引眼球,但整理有关报道,发现疫情期间英国真建了不少太平间。

1. 去年1月就开始在前皇家空军康复医院扩建临时天平间。

2.去年319日,伦敦市中心威斯敏斯特法院旁边建造了一个临时停尸房,可容纳112具尸体, 将原有容量扩大了一倍。

3. 除了伦敦南丁格尔医院自带的太平间外,在它以北3公里左右、伦敦东北近郊的Manor Park火车站北侧Manor Park(Epping Forest)2020331日开始紧急建设一个占地近10英亩,有两个足球场大的临时太平间设施。建好后将能收纳数以千计的遗体。

4. 417日伯明翰新的太平间全面投入运营,它毗邻伯明翰南丁格尔医院,位于伯明翰机场商业和货运装卸区的一个大型机库旁。初期可容纳1,500具遗体,最多可容纳12,000具遗体。

5. Milton Keynes地区的一家滑冰场被改造为太平间。

6.苏塞克斯大学(Sussex)校园内的停车场已建起太平间,可存储300具遗体。

7. 伦敦北部希尔林顿的Breakspear火葬场建了一个可容纳672具尸体的临时太平间,

8. 兰开夏市政在莱兰附近的一个商业园区建立了一个存放210具遗体的太平间。

9.在第二波疫情袭来的时候,20211月在伦敦西北部Ruislip新建了一个可容纳1300具遗体的临时太平间。

杠杠的制度给逝者和家属尊严

为什么英国要建那么多太平间?这还得看看英国的殡葬制度。

1.英国1902年颁布了《土葬和火葬法》,1953年颁布了《出生与死亡登记法案》,后来又陆续颁布了《葬礼及墓地法规》、《关于购买墓地和葬礼的规定》等相关法律法规。这些制度兼顾了英国的宗教文化和多种族民俗传统,充分照顾了逝者的尊严和亲人的情感需求。

为照顾逝者的尊严和家属的情感,尸体在太平间停放是没有时间限制的。家属从医生或医院那里拿到医疗证明可以到市政局办理死亡证明,拿到死亡证明后就可以请人或自己组织安排葬礼。选择火化或土葬也尊重当事人的意愿。

在这种制度安排下,未经家属同意就匆匆火化,草草了事是违法的。在疫情高峰也只能不断加建太平间来应对高发的死亡了。这才是疫情中英国不断扩建天平间的真实原因。《卫报》报道,英国政府甚至有将船只改装成太平间,满足存放需求的应急计划。

2. 建立“放弃心肺复苏术”(DNACPR) 政策。英国许多老人或病人入院,都会被询问是否同意签署一份文件“Do Not Attempt Cardiopulmonary Resuscitation”。这个文件主要的内容是:如果在心跳停止或呼吸停止时,我放弃心肺复苏(CPR)急救。

这个文件不是要让病人放弃急救,而是尊重病人的意愿,避免插喉、进ICU等抢救给病人带来的痛苦。不少英国老年人或病人都会考虑签署这个文件以减少最后的痛苦,保持逝去时的尊严,也让医疗资源给更加有需要的人。

3.疫情中始终允许举行葬礼,想法设法为临终关怀提供便利。去年3月初发布的防疫计划中,贯穿英国防疫计划的八条原则之一就是“维护病人尊严”。

NHS下发的指引中也提出,当新冠肺炎病人经医学判定即将死亡时,医生应当以临终关怀为出发点,让垂危病人使用移动通讯设备和视频电话与家人进行交谈,如通过视频软件Skype与家人告别。

在疫情中不少国家都严禁养老院的访客的时候,英国还允许固定的一名亲属探访。当养老院中老人濒死时,最亲的亲人也可到场做最后的道别。

在疫情高峰时,西班牙、意大利、纽约许多国家和城市已经禁止葬礼,但英国一直允许举行葬礼,只是限制参加人数和强调保持社交距离、做好防护。公共墓园也保持开放。

这些制度安排充分照顾了逝者的尊严和生者的情感。

爱意满满的生死观让人珍惜生,不讳死

长期以来,英国通过宗教、学校等途径,围绕着生与死是人类生命起点与终点,有生就有死,生时要行善事,活得有意义,死时要坦然面对,不带遗憾离开来开展生死观的教育,形成了珍惜生,不讳死的文化。

和中国强调人定胜天,“敬鬼神而远之”、讳言死,避开“4”等与死有关的东西不同,大部分英国人能坦然地面对死亡,墓地很自然地和社区融合在一起,万圣节也成为一个欢乐的节日。

1.1986年,英国第一间生命教育流动课室成立。1987年成立了生命教育中心英国基金会,已经开设数十间流动课室,遍及英格兰、威尔士、北爱尔兰等地。

在这些生命教育流动课堂上,殡葬行业的从业人员或护士会对学生介绍人死时会发生什么,并且让学生轮流通过角色扮演的方式,模拟一旦遇到亲人因意外身亡等情境时的应对方式,让学生从小“知道死亡是生命的一个组成部分,不畏惧死亡”。

2.风靡全球的“死亡咖啡厅”起源于英国2011年,英国人乔恩·安德伍德(Jon Underwood)受瑞士学者伯纳德·克雷茨(Bernard Crettaz)的启发,在伦敦的哈克尼(Hackney)开设了英国第一间死亡咖啡馆。

它不设定讨论主题,也无意教导人们,不提供心理咨询,也不提供丧礼等相关服务,只是提供一个自由、尊重和保密的空间,让顾客可以就着饮料、蛋糕,轻松地谈论生死。即使是在疫情期间, 咖啡厅也通过视频的方式举行虚拟的分享交流。

目前,已在76个国家和地区开设了12300间“死亡咖啡厅”,英国就有2482间。

3. 英国是当代临终关怀( Hospice)运动的发源地。上世纪50年代,英国护士桑德斯(Dame Cicely Saunders)目睹了许多垂危病人的痛苦后,决心改变这一状况。1967年,桑德斯创办了世界著名的临终关怀机构——圣克里斯多费医院(ST Christophers Hospice),使垂危病人在最后一段人生旅途的需求得到满足和舒适的照顾,点燃了临终关怀运动的“灯塔”。

因为起步较早,英国在这个领域的理论研究和实践始终站在前列,公民对于死亡和临终关怀的认知意识也就更高。 

4.普遍开展临终关怀。英国姑息治疗国家委员会 (National Council for Palliative Care) 2009 年成立了“临终事务联盟 (Dying Matters Coalition)”,致力于“帮助人们更坦诚地谈论有关临终、死亡和居丧的话题”,并使这些问题“成为所有人生命周期中很自然的一部分”,拥有 3 万多名成员。

疫情中,救护车愿望基金会(Ambulance Wish Foundation)坚持在保持社交距离的情况下帮助人们实现最后一个愿望。这些愿望微小但却令逝者无憾。

它可能是看一眼花海,

看一眼自己住了一辈子的船屋,

和心爱的人到难忘的地方拍最后一张合影。

临终质量高居世界第一

姑息治疗和临终关怀通过早期识别、无误评估、治疗疼痛和其他生理、心理问题,预防和减轻痛苦,提高面临危及生命疾病的患者及其家人的生命质量。它将死亡视为一个正常过程, 既不加速也不延迟死亡,着力于缓解疼痛,提升生存质量,协助患者和家人尽可能过上积极的生活。

英国已经将临终关怀纳入国家卫生保健体系,制定了临终关怀相关政策和标准,将临终关怀纳入了医院八大部门考核,实行黄、绿、红三色管理,护理学会等相关专业学会制定了一系列的指南,政府和社会组织也共同推进临终关怀服务,提供了高质量的临终关怀。

2010年开始发布,每五年发布一次。在最新的201580 个国家和地区中英国蝉联第一。

英国在各单项排名中也名列前茅。临终及医疗环境排第一、人力资源排第一、医疗护理可负担程度排第一、护理质量排第一、公众参与排第三。

该调查指英国有着完善的全国政策、临终关怀全面融入英国国民健康服务体系之内、有优良的养老服务机构,社会各界的积极参与,给临终提供了高质量的服务。

2020年报告正在编制中,相信有扎实的制度和深厚的文化作为基础,英国仍会名列前茅。

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点

动画片《寻梦环游记》里说:“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点,遗忘才是”。英国的疫情已经导致12万余人死亡,人们并没有忘记他们,也没有忘记对政府的问责。时不时就会举办活动缅怀逝者,反思这些以生命为代价的得失。

1.去年428日上午十一点,全英为去世的100多位抗疫前线人员默哀。这些去世的前线人员当中,有NHS的医护人员,有敬老院的护工,也有维持交通运转的司机与地勤职工。

BBC为这些付出生命的前线人员做了一个慰灵页面。每点击一个档案,都可以看到这个人的生前情况,看完后这个档案的照片就会变成灰色。所有人的故事都看完,整面墙也会变成灰色。

2.今年323日中午12点,英国首次全国封锁一周年之际,全英默哀126,172名新冠死难者和失去亲人的人们致以庄严的敬意。女王也称颂了在这一年当中,为了全英人民做出无可估量的支持服务的人们。

3.近日,在新冠流行中失去亲人和朋友的人们昨开始把威斯敏斯特议会大厦对岸圣托马斯医院的墙面变成新冠死者纪念墙,在上面画了近15万个红心,每个红心都代表英国的一位新冠死者。而死者家属组织也表示正在筹备纪念馆的建设工作。

4. 呼吁开展独立调查,查清政府是否失责的声音不断。病逝者家属联盟、朝野各党派、医护人员和科学家不断施压要求政府尽快举行拖延已久的、由法官主持的独立调查。超过2800名新冠逝者家属组成的“逝者家属正义团体”(BFJ)已经向政府发出“最后通牒”。在网站Mark The Change上,已经有12.7万民众签名要求尽快举行独立调查。

抗疫以来,英国昏招不断,死亡率高企,但给逝者尊严,让生者心安的生死文化让人们追求生的价值,找寻死的意义,坦然面对病魔和死亡,也诞生了汤姆老爷爷这位以自己颤抖的双腿,募集近3亿人民币的百岁老人。

如果我们铭记这些生命,铭记这些以生命为代价的教训,死亡就不会是他们的终点。



推荐 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