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牛言 > 牛言英伦观察|从人口普查数据看中英教育分流

牛言英伦观察|从人口普查数据看中英教育分流

人口普查数据统计出来了,看到其中一张图反映,2000年后每年出生人口基本在1600万左右。2006年出生的今年中考,2009年出生的今年小升初,2015年出生今年读小学。

看看另外一条消息,教育部说今年的应届毕业生已达909万。

根据教育部数据,2019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70.35万人。

这几组数据看下来,如果高校招录和出国规模维持不变,每年大概1千万人读大学是没有问题的。也就是说适龄人群中,有6百万左右的青年读不了大学。适龄青年接受高等教育的比例可以在60%左右。

现在各地中考改革,限制50%的学生读高中,并非高校提供不了超过适龄人口50%的学位,而是国家从产业结构和人力资源匹配的角度进行的调控。尽管教育可以改变个人的收入和阶层,但一个社会不可能所有人都读大学。

行行出状元。如果仅仅从收入水平来看,职中毕业生和高校毕业生的收入水平差距肯定会有,但会逐步拉近。

2020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显示,2019届本科毕业生月入5440元,剔除通货膨胀因素的影响外,与2015届相比,五年来本科生起薪涨幅为23.6%;高职毕业生平均月收入为4295元,与2015届相比,五年来高职生起薪涨幅为15.7%

那么职中毕业生薪酬又如何呢?查不到职中毕业生的起薪数据。不过,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冬季,技工/操作工平均薪酬6111元。当然,毕业生的起薪肯定比平均薪酬低。但劳动力市场上技工紧缺已经不是新鲜事。2020Q2中国企业对普工/技工的招聘需求环比增长约77%,位居第四。企业出重金招聘高技能技工也不时见诸报端。

但是中国家长还是很焦虑,甚至焦虑在不断前移,连中考都被誉为“小高考”了

英国的教育也在中学时进行分流。工党执政时希望能为更多年轻人提供接受高等教育机会,导致高校录取数不断攀升。而近年,保守党政府反思这一政策,希望更多的年轻人选择职业教育道路。去年约翰逊宣布投入25亿英镑,推动职业教育。英国教育大臣威廉姆森也承诺将在英国建立“德国式的技工和职业教育体系”,并将取消英国本科录取率必须保持在50%的最低目标。

不过无论哪个党派执政,英国家长和学生都没有那么焦虑。个中原因当然多方面的。但从教育系统来说,有两个问题值得我们思考。

教育系统在中考分流前为学生的人生规划提供了什么指导?

如果学生按照自我的人生规划选择走职中,毕业后做个普通职员未尝不可。可惜的是,现在中国中小学在小学或初中阶段为学生提供职业规划辅导的太少了。有提供这类辅导的中学往往又集中在指导尖子生如何找寻合适自己的专业,考上更出名的高校。中学鼓励学生找寻所爱,做个技能工人,我还是闻所未闻。

现在的分流措施,只看中考分数,还严禁学校招收初三复读学生。强扭的瓜不甜。按分数高低的分流标准还助长了社会对职中学生低人一等的偏见。

可以问问,有多少职中学生清楚自己的职业发展?有多少是自愿选择?有多少学习动力?有多少心甘情愿地做个一线工人呢?

在英国,不少学校在小学五、六年级时会邀请一些行业人士,例如医生、售货员、警察、工厂职员在校园设摊接受学生的咨询,为学生提供面对面了解不同行业的机会。而在中学,在学生16岁参加中学会考GGCSE前,也就是在选择继续读高中考大学还是选择接受职业教育前,不少中学也会举办企业进校园的活动,邀请更多的不同行业人员进校园提供咨询。这些活动的举行会为学校的办学评估加分,企业也借此机会树立企业形象。可以是一举多得的。

当然,英国不同学校之间也会有升学的竞争,各校GCSE考试等级分布比例会公布,媒体也会公布各校升上牛剑人数,但在各自的学校中,平时的各门课程教学和家长会上,学校还是会秉持“合适孩子的才是最好的”理念。他们的着力点在于帮助学生找到自己所爱。

上不了职中是否意味着没机会深造?这条路是否就一定要走到底?

中国现在的职中可以有机会入读高职院校,但是凭借职中课程成绩入读一本院校还是存在着鸿沟的。这也使一些家长和学生觉得如果选择职中就只能一条路走到底,万一职中三年后希望到大学深造,尤其是要进好的学校连门都摸不着。

英国的职业资格证书是可以直接和普通教育的文凭、证书相对应的,英国职中毕业生有资格在获得职业文凭后转换到对应的本科院校继续进行学术学习。

英国于1986年建立了国家职业资格制度。职业资格体系共分11个类别、五个资格等级,五个资格等级分别对应于熟练工人、技术工人、技术员、高级技术员及专业人员。

职业资格证书可以转换成普通教育的文凭证书,国家职业资格证书12级相当于普通中学学历;第3级相当于普通教育A级,获得NVQ3级证书即可获得大学入学资格;第4级相当于大学专、本科毕业;第5级相当于研究生学历。

英国不同的大学招生条件不同,但普遍认可职业教育的成绩,其中不少名校也认可职中的成绩。从下图2016年的数据可以看到,凭职业教育成绩等非A-LEVEL(类似高考)入学的占了35%以上。

教育分流的本质是承认人的差别,让孩子去做自己真正喜欢做、擅长做的事。我们需要承认,不是每个人都得做学霸,都能成为社会精英。我们的孩子有可能成为不了别人眼中的学霸或精英。教育分流一点问题也没有,但是我们的分流可不可以做得更好一点呢?

中国的教育改革在不断深入。教育部门要普及职业规划辅导、要将职业教育纳入人才体系,改革高校尤其是一本院校的录取方式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所以,现在家长的焦虑是很正常的。何况高考升学率里一本录取率还很低,不同的省份一本录取率也差别很大。

但是,知道孩子情况的莫若我们家长。等教育部门的改革春风吹到,不是办法,因为孩子等不起。我们家长能做的是先做自己能做的。自己给孩子提供更多的职业规划辅导,带领他们找寻更多的道路。毕竟,适合的才是最好的。

孩子做自己喜欢的事,把自己喜欢做的事发展成终身职业,日子可能平凡却有滋有味,我想,这应该是万千家长对孩子的期待吧。



推荐 10